甘肃陇南:“行路难”乘上“铁公机”

沿着高速,跨越陇南9县区,穿山越岭、纵横交错。宽阔平直的高速公路上,如梭的车辆风驰电掣;蜿蜒平整的乡村道路上,客货汽车满载着丰收的喜悦南来北往;一条条新航线陆续开通……陇南大地上一幅幅流动场景如同优美的诗画,映射出陇南交通发展巨变。陇南,这个甘肃曾经交通最落后的市州,现在成为陆路交通的枢纽;曾经最封闭的山川,现在再次成为连接大西北和大西南的战略通道。

2013年12月26日,对于陇南人来说,是打破陇南境内无高速的破零时刻,历史记住了这一天。这一天,国家高速公路网G75线——兰州至海口高速公路陇南境内武(武都)罐(罐子沟)段正式通车,也是甘肃与四川首次实现高速连接,甘肃陇南与四川广元、成都等地之间实现全程高速,为中国西北与西南之间开辟出一条新的高速通道。对于陇南来说,一句路难行,几多辛酸事。

李白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的慨叹,一唱就是一千多年。陇南是蜀道难的难中之难,那一道道峰一条条涧,串成镣铐,锁住了陇南人外出的脚步。西狭、青泥岭、阴平道、祁山道……在陇南留存的古蜀道的遗迹和地名,全是行路难的证据。

长期以来,陇南境内无高速、无铁路,国省道主干线公路等级低、通行能力差。陇南境内高山峻岭与深陷河谷错落相接,层层叠叠的山岭犹如屏障,将这里与外界隔绝开来。直线距离只有数十公里的两地,往往要绕着大山行数个小时。

解放初期,陇南的公路只有433公里,可以通汽车的公路只有140公里。路,是铺在地上的碑,一代代陇南人为了一个个零的突破,让山高水长隐没在历史深处。通村路、公路、省道、国道、高速、铁路、飞机场……走进陇南,就像打开了一部交通建设史。

为改变陇南贫困落后的面貌,为使全市人民群众生活不断好起来,陇南历届党委和政府把发展交通事业放在重中之重,团结和带领陇南人民进行了不懈的努力。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、对口帮扶、精准扶贫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和实施,陇南进入了交通发展的快车道。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陇南着力推进“康庄大道路”“特色致富路”“幸福小康路”“平安放心路”建设,不断改善群众出行条件,托起了贫困群众的“小康梦”。

2016年底,宕昌县哈达铺镇,杨尕女和女儿李有霞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,望着新建成的火车站,感慨万千!这一刻,她心里从“墙上”到“路上”的梦想,终于实现!梦想源于1996年的冬天,家徒四壁的土坯房,煤油灯微微发亮,杨尕女怀抱婴孩,坐在泥巴糊起的土炕上眺望远方,身后墙壁上,一列长长的火车驶向远方……如今,杨尕女所在的宕昌县阿坞乡各竜村和全市3200多个村一样,都通上了水泥路,兰渝铁路从离她家不远的哈达铺镇穿行而过……不仅如此,在陇南的大地上,武都至罐子沟高速公路、成县至武都高速公路、十天高速陇南段、渭源至武都高速陇南段、两当至徽县高速公路已相继建成通车,武都至九寨沟高速公路、S35景泰至礼县高速公路建设顺利推进,S44望关至略阳高速公路陇南段已经开工建设,以兰海、平绵和十天等三条高速公路构成的“H”型国家高速公路网建设已基本形成。兰渝铁路全线通车,打通了陇南北上兰州、南下川渝的通道,“复兴号”动车组列车投入运营,陇南迈入“动车时代”;2018年3月,陇南成县机场建成通航,开通了飞往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青岛等一线城市的航线……截至2020年底,陇南全市公路通车总里程1.9万公里、农村公路总里程达到1.49万公里,均位居全省第一;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573公里,位居全省第三。陇南实现了“飞天梦”“铁路梦”,迈入了“高速”时代,高速公路与铁路、机场“三位一体”的立体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日趋完善,打通了全市交通运输“大动脉”。

陇南,站到中国向南、向西开放的大动脉上……车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沿线成片的油橄榄和新农村、城区内的高楼大厦等一闪而过,“难于上青天”的千年天堑正因高速、铁路、航空综合立体的交通架构变成通衢大道。人悦其行、物优其流。一条条宽阔平坦的高速公路给陇南带来机遇与新生。

昔日贫穷的小山村,开始成为城里人向往的“桃花源”,陇南由偏僻角落变成城市远郊,区位优势得到有效发挥,与新疆、青海、宁夏、四川、重庆、陕西、贵州、云南等地区的紧密联系不断加强,形成了“东进西出、南来北往”的全方位开发格局。陇南成为连通成渝经济区、关天经济区、兰州新区的战略通道和桥头堡,成为兰成渝、关天、兰西三大城市圈向外辐射扩散、向内吸纳的重要物资集散中心,西部陆海新通道重要物流节点城市,不断推动和促进陇南以及周边地区工业、农业、旅游业、现代物流业、城市建设等多方面的发展,带动经济走廊建设。此外,交通运输服务宏观经济稳增长的作用也全面释放,对陇南全市GDP完全贡献率达到6.9%,对社会就业的贡献率达到9.8%。

一路前行,走着高速发展之路、高质量发展之路的陇南,将继续在路上凝聚蓬勃的发展力量。。

相关文章